ifeng_share_thumbnail
济南儿科医生荒: 家长疾呼孩子看病难 医生资源捉襟见肘 ——凤凰网房产济南
“看病3分钟,排队3小时!”配合一张家长们轮流排队给孩子看病的“长龙”图片,最近,李女士在朋友圈里晒出了她带孩子去看病的经历,表达着自己的无奈和不解。几乎在同一时间,山东省立三院一护士在连轴转了近20个小时后,也在朋友圈发了状态——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同样,配图也是一张人满为患的儿科门诊现场。自去年10月下旬开始,驻济各大医院儿科门诊就进入高速运转状态。一边是家长眼中的看病难,一边是医院的儿科资源匮乏,特别是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大背景下,将“儿科医生荒”再次推进了公众视野。既然儿科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jn.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1_04/51340937_0.shtml

济南儿科医生荒: 家长疾呼孩子看病难 医生资源捉襟见肘

凤凰房产济南站
2018-01-04 08:16

“看病3分钟,排队3小时!”配合一张家长们轮流排队给孩子看病的“长龙”图片,最近,李女士在朋友圈里晒出了她带孩子去看病的经历,表达着自己的无奈和不解。几乎在同一时间,山东省立三院一护士在连轴转了近20个小时后,也在朋友圈发了状态——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同样,配图也是一张人满为患的儿科门诊现场。自去年10月下旬开始,驻济各大医院儿科门诊就进入高速运转状态。一边是家长眼中的看病难,一边是医院的儿科资源匮乏,特别是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大背景下,将“儿科医生荒”再次推进了公众视野。既然儿科医生这么短缺,为什么高校不能多投入招生计划进行培养?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儿科医生荒”不是“小儿科”,同样,只是简单的增加招生培养计划也不能完成“解荒”。

1 医院现状

一儿科医生日接诊超200人次 来不及吃饭已是“家常便饭”

从医31年,省立医院儿科主任韩波感觉这个冬季格外忙碌。在她的周历表中,每天都被安排得满满的。

周一、周三是她的专家门诊时间,平均每天接诊量都在百人以上,有些患儿一般上午做完检查后,下午她还得看一遍,实际上她一天的接诊量超过200人次。与普通门诊不同,她接诊的多为心脏病等专业病患儿,问诊时间要更长一些,从早晨一直坐到下午,不喝水、不休息,甚至来不及吃饭,都是常有的事。

周二、周五是她的手术时间,平均每天的手术量在15-20台,有时在手术室一站就是一天,对她而言,晚上8点多下班已经是最早的了,晚上10点多甚至半夜下班也已是常态。

“现在我们小儿心脏等专业病治疗水平在国内一流,山东患儿不用再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奔波。我们虽然辛苦,但也值!”韩波介绍,仅去年,他们做的小儿心脏介入手术量就达500余台。

在韩波看来,科里的年轻医生更为辛苦一些,特别是急诊医生。“冬季本身就是流感等小儿常见病高发期,而且今年比往年要来得早一些。”韩波说。

在儿科门诊护士长徐恩秀印象中,从去年10月上旬开始,门诊接诊量就一直居高不下,仅该院老院区每天的接诊量都在1300个左右,其中急诊量一天在600人左右,平均每位急诊大夫一天的接诊量都在200人左右。徐恩秀用“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来形容科室里医生和护士的状态。

“现在科室里每个人都是高负荷运转。”徐恩秀介绍,为了应对门诊量突增的局面,已从其他科室抽调了9名护理人员来帮忙,即使如此,每天的工作状态依然十分忙碌。

2数据分析

我国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人 每2000名儿童分1位儿科医生

记者走访省立医院、济南市儿童医院、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等医院儿科门诊,不论白天还是夜晚,家家“人满为患”。“早晨不到7点就去排队挂号,挂号大厅里已经排起了长队,排到我们的时候已经60号了,等看上医生已经接近11点半了,快中午12点时才打上点滴。打点滴的床位不够,我和老公只能轮流抱孩子,几个小时下来,我们两个人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回到家时已经下午5点,一天下来,一口饭都没吃,直接要虚脱了。”李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她最近一次带孩子去看病的经历。

“看病3分钟,排队3小时”的就医体验则是儿科医疗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儿科医疗资源紧缺矛盾的体现。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科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2016年二孩放开首年,山东省人口出生率就有明显提升。据统计,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177.06万人,相当于全国的1/10,比上年多出生53.48万人。其中二孩出生占比更超过六成,达到63.3%,远超一孩,山东也成为全国最敢生二孩的省份。在此背景下,各大医院儿科门诊接诊量也在不断刷新。据统计,省立医院儿科门诊量2016年达到38万,2017年突破了40万。

而儿科医生的数量却不增反降。《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能分0.43位儿科医生。2016年,这一数字提升至0.53,相当于每2000名儿童分1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的水平相去甚远。据估算,我国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人。

于是,儿科陷入了“儿科医生少—就医体验差—医患纠纷多—医生更不愿意留在儿科”的恶性循环。

3高校招生

部分高校已恢复儿科本科招生 培养一名儿科医生至少11年

有人问,儿科医生如此短缺,高校就不能多投入点招生计划吗?

为解决儿科医生荒问题,2016年,教育部支持中国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专业,自2016年7月起开始恢复招收儿科本科专业。力争到2020年,使我国儿科医师达到14.04万人以上,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医师数从目前的0.53人增加到0.6人。

2016年,我省5所高校增设儿科方向专业,其中,青岛大学、泰山医学院、滨州医学院、济宁医学院4所高校均开设临床医学(儿科方向)本科专业,在山东中医药大学开设中医学(儿科方向)本科专业,5所高校儿科方向本科专业招生计划为460人。山东中医药大学还安排了中医学“5+3”一体化,研究生阶段儿科方向招生计划为30人。

不过,仅仅开招一年后,山东5所高校儿科方向在去年本科招生中停招了。

“因为‘专业套专业方向’招生模式取消了,所以就停了。”一高校招生负责人介绍,5所高校均没有单设儿科专业,而是在原有临床医学或中医学专业中增设了儿科方向。

记者了解到,去年仅有山东大学在山东招收了12名“5+3”儿科方向本硕连读学生。

其实,培养合格的儿科医生绝对不只是增加招生人数那么简单,毕竟医学人才的培养周期摆在那里。从2015年开始,国家卫计委开始推广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考试合格取得了资质证书,才能真正成为一名专科医生。也就意味着,即使儿科本科专业毕业,也不能直接就业,必须经过3年的规培期。

一位医学专家表示,培养一名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1年,经过5年的本科和3年的研究生学习,儿科医生毕业进入医院后还要再接受3年左右的培训,才能够独自出门诊。

4 观点碰撞

儿科这口饭不易吃 “风险高、收入低”成人才流失主因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破解“儿科医生荒”,不能仅仅寄希望于恢复本科招生。

“儿科与其他科室不一样,儿科俗称‘哑科’,绝大多数患儿不能或只能部分表达自己的病情感受,所以对医生的要求更高,同样的病,花费在儿童上的精力和工作量要比成人高好几倍。但让人无奈的是,儿科医生的付出和回报并不成正比,与其他科室相比收入相对低。”一名儿科医生道出了苦衷,他告诉记者,儿科这口饭不易吃,当年和他同班的50名儿科系学生现在大概有三分之一已经转行不干儿科了。

国内某机构2015年调查了453份儿科医生收入样本,得出一名普通儿科医生平均月薪在6000元-8000元不等。同时,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也显示,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儿科医生的离职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

“我自己就是儿科专业毕业的,一直从事儿科临床工作至今,感到骄傲。但儿科临床真的缺人,负重前行很是不易。”一位儿科医生说,他期待儿科从医环境的改善,也希望更多有志于儿科的医疗人才加入。

“儿科医生短缺除了受从业环境影响,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历史欠账’。”业内有关人士分析,儿科医生短缺可能还与医学院儿科学萎缩有关。1998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做过调整,删除了儿科学的本科专业,随后国内医学院校也陆续撤销了儿科学专业。目前我国儿科医师的主要来源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和儿科学专业方向的研究生,一些医学院每年只有二三十个儿科研究生。

来源: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白露月]

今日要闻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