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专家: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结构 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凤凰房产济南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矛盾也越来越突出,这导致了中国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特别是2009年之后,中国犯罪率快速的跳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尤其是城市犯罪率上升更快,上海市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数量从2000年的104946件上升到2015年的205186件,重庆市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数量从2000年的88200件上升到2015年的187225件。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jn.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1_14/51351760_0.shtml

专家: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结构 提升城市治理水平

经济观察报
2018-01-14 08:50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矛盾也越来越突出,这导致了中国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特别是2009年之后,中国犯罪率快速的跳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尤其是城市犯罪率上升更快,上海市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数量从2000年的104946件上升到2015年的205186件,重庆市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数量从2000年的88200件上升到2015年的187225件。

犯罪问题关系到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行及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民众极为关注。因此,政府加大了对犯罪问题的治理力度,公安部门在1996年、2001年和2010年分别实施了三次大规模的严打,然而现实和理论的预期却相反,观察发现过去20年几乎所有类型的犯罪率都经历了迅速增长。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国犯罪率特别是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呢?学者们提出城市化加快及流动人口增加、收入差距的扩大和失业率的上升等观点,试图解释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的原因。然而,以上一系列因素仅仅是导致城市犯罪率上升的表面因素和直接变量。那导致城市犯罪率上升的深层因素何在?我们研究发现,城市社会保障新二元结构导致城市外来流动人口很容易因病和失业致贫,同时扩大了他们同城市户籍居民及稳定就业者的收入差距,导致他们很难融入城市并有很强的被排斥感、不公正感和挫折感;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提高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的犯罪率,从而推动了中国城市犯罪率的上升。

目前,城市非户籍人口中,农民工占了绝大多数;农民身份转化滞后于农民就业转移,导致原有未解决或破解的城乡二元结构进一步向城市延伸,形成“新二元结构”问题,农民身份转化滞后于农民就业转移,或者说是农民市民化滞后于农民非农化,使得外来农民工及其家属不能与城市户籍从业人员及其家属享有同等的就业、就医、就学、住房、社会管理以及社会保障等权利和待遇,所以,两者之间的差距无法从根本上消除,继而在城市内部演化成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差别的“新二元结构”。因为现在绝大多数大城市的户籍落户制度及就学、就业、住房、医疗、失业救济等权利与社会保障挂钩,因此,新二元结构的核心内容是社会保障问题。

社会保障权利的缺失从以下几个方面增加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犯罪的可能性:(1)社会保障等福利的缺失导致他们很容易因病和失业致贫,这增加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犯罪的可能性。(2)权利缺失扩大了他们与户籍居民及稳定就业者的收入差距,收入差距的扩大使得穷人产生相对剥夺感,而这种相对剥夺感很容易诱发犯罪,从而增加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犯罪的可能性。(3)社会保障等福利权利的缺失造成他们很难融入城市并有很强的被排斥感、不公正感和挫折感,这种不公正感促使外来流动人口可能诉诸犯罪手段去夺取他们认为自己应得的财富,从而增加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犯罪的可能性。

为了遏制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创造更加和谐的社会,使民众生活更加幸福稳定,应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结构,创新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水平,我们的建议如下。(1)尽快建立完善统一、广覆盖和较高水平的社会保障体系,为民众建议一个兜底的社会安全网,这不仅有利于减少犯罪率,而且在中国经济不断下滑的背景下,对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至关重要。(2)在制定各种政策时,应遵照统一的原则,不再制造新的二元分割结构,甚至加大各种公共投入向弱势群体的倾斜幅度,以弥补他们过去为社会经济的发展付出的代价。(3)全国统一规划,制定可行有效的实施步骤,逐步消除现存的以户籍制度为代表的城乡二元结构和城市新二元结构,这不仅能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而且能为社会经济长久、持续的发展奠定基础。

(作者杜建军系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章友德系上海政治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白露月]

今日要闻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