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ng_share_thumbnail
探访济南桑梓店的焊轨基地:高铁稳到不晕车轨道藏小秘密 ——凤凰网房产济南
有规律的“咣当咣当”声,曾是火车的代名词之一,这种单调而有节奏的声音留存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现在,车轮与铁轨间“咣当咣当”的声响已很少在耳畔响起,坐在车上也不再那样晃荡。这得益于什么? -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
https://jn.ihouse.ifeng.com/detail/2018_02_09/51380816_0.shtml

探访济南桑梓店的焊轨基地:高铁稳到不晕车轨道藏小秘密

凤凰网房产济南站
2018-02-09 09:29

有规律的“咣当咣当”声,曾是火车的代名词之一,这种单调而有节奏的声音留存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现在,车轮与铁轨间“咣当咣当”的声响已很少在耳畔响起,坐在车上也不再那样晃荡。这得益于什么?

工人将100米长的钢铁母材焊接成高铁轨道的500米长轨 记者郭尧 摄

位于桑梓店的焊轨基地

近日,一则《中国高铁咋这么稳?因为中国高铁总设计师晕车》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了,众多网友表示“感谢研发团队的努力”“被逗萌设计师圈粉,为高铁设计师点赞”。除了设计层面,高铁轨道下也藏着“硬币屹立8分钟不倒”的秘密。

“咣当”声不再响 千里高铁一根轨

近日,记者走进位于桑梓店的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焊轨基地探访。在焊轨基地,一排排的钢轨整齐地堆放在一起。这个基地占地240亩,有两条焊轨生产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地刚开始焊接的只是普速铁路50公斤、100米的短轨,每年焊接钢轨只有300公里,大到焊轨机小到检测设备,清一色的进口设备。现在焊接的绝大多数是高速、重载铁路60公斤的500米长轨,用的设备也逐步换成国产的,每年的焊接钢轨达到1000公里。

过去坐火车为何会听到“咣当”声?工作人员解释说,过去线路上的钢轨是通过专用夹板把钢轨连接起来的,铁道线每25米一个接头,每段铁轨的焊接口之间会留有几十毫米的空隙,列车行驶压过两节钢轨连接处的缝隙会发出“咣当”声。

而现在高速铁路无缝钢轨,将钢轨与道岔直接焊接在一起,穿越沿线车站区间,从北京到南京实现一根钢轨的无缝连接,零接头保证了线路的平顺性,列车“咣当”声自然消失了。

接头平直度咋算合格?头发丝成计量单位

无缝钢轨并非只靠外观“平顺”,其内在的焊接质量才是最核心的要求。

时速160公里、200公里、300公里,不同速度的钢轨材质不同,焊接工艺参数也不同。陈海田是桑梓店焊轨基地的工艺参数负责人,他和技术骨干负责新型钢轨试焊,钢轨试焊要经过粗打磨、除锈、焊接、精调、落锤、探伤等16道工序,钢轨接头处最高温度达1400摄氏度,两根钢轨在高温下迅速挤压,融为一根。

焊后的无缝钢轨接头平直度控制在每米0.1-0.3毫米内,只有5根头发丝那么细。钢轨接头还要落锤检验,1000公斤铁锤被吊至5米空中,自由落体砸向试焊接头,连续2锤不断,则质量过关,可大批量焊轨。焊接后的每根长轨还要进入精加工区,接受“长轨医生”的探伤检测,保证内部没有裂纹加渣、灰斑等焊接缺陷。

每一节钢轨都有“身份证号”,出了问题可以往前追溯。焊头出厂前,焊头旁会烙下“062F16042304”这类编号,“06”代表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2”表示2号生产线,“F”表示班组,“160423”表示2016年4月23日,“04”表示第4个头。凭此编码,可追溯该焊头是谁焊接的、焊接参数是多少以及探伤情况如何。焊轨师对焊头终身负责,陈海田焊接的焊头超过1.2万个,未发生过一起断轨事故。

钢轨基地的焊轨师每次坐高铁都会注意火车是否平稳。“如果平稳,证明这段焊得还行。”这是焊轨师们坐车时的笑言,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肯定。

钢轨有裂纹咋办?探伤车做“B超”检查

经过车轮的上万次碾压,钢轨需要经常探测外观损伤和内部裂纹情况。钢轨探伤车探测仪器和几十部摄像头,以60公里的时速运行一趟,便可获得运行区段内钢轨表面高清图像和钢轨伤损状况,分析出需要修整的钢轨区段。

记者了解到,钢轨打磨车拥有96个头打磨砂轮,会根据车载系统对钢轨肥边、高低误差进行处理,打磨精度每米控制在0.02毫米,作业是人工打磨的近万倍,快速打磨车一路火花,景象十分壮观。

运行平稳还靠啥?车轮天天做“足疗”

列车平稳运行起决定作用还有高铁线路。高铁线路要平直,不能有太多太急的弯道,线路坡度不能太大,还要严格控制沉降,所以建设时桥墩桩基一般要打到岩石层,有些深达六七十米深。为满足列车高速运行需要,高铁采用无砟轨道代替碎石道床。

动车高速度、高密度运行,轨道负重后几何尺寸会发生变化,加上天气环境影响,都会影响列车平稳性。每天凌晨不跑高铁的时段,沿线高铁维修工们会分区段检查轨道几何状态,对照列车晃车报警、人工添乘的动态数据,将轨道几何质量指数控制到0.1毫米范围。

据介绍,动车运行稳不稳,车轮圆不圆很关键。长时间高速运行,动车车轮会产生擦伤、裂纹、剥离和龟裂等缺陷,带伤的车轮来回滚动,会造成车辆异常振动,也影响旅客的舒适度。济南动车所每天夜间会对运行一天的动车车轮进行探伤和旋修,机器手臂探头深入动车车轮轮轴内部,超声波检测动车车轴有无内伤。专用车刀会对动车车轮缺陷部位进行镟修,直到车轮保持完好圆滑状态。

[相关链接]

“高铁总设计师晕车”这是咋回事

日前,在CCTV-1综合频道《开讲啦》活动现场,中车青岛四方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梁建英分享了不少鲜为人知的事儿。梁建英主导研制了5款高速动车组,其中包括去年6月下线的“复兴号”。

在现场互动环节,有观众问她,记忆中有没有美好瞬间可以分享。她表示,美好的瞬间印象不太深刻,但有很痛苦的瞬间。她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要体验一下当地的轨道交通。以前出差去瑞士时,买了张苏黎世到日内瓦的车票,沿途风景很美,不过,“这个车就像坐船一样,就悠来悠去,开始晕车了”,平时不晕车的她到了地面上,缓了半天才能去下一站办事,“我希望我们生产的产品,一定要让大家坐在上面能够有一个良好的体验感”。节目主持人撒贝宁说,以后再有人问为什么中国高铁这么平稳,可以告诉他“因为中国高铁总设计师晕车”。之后,相关消息引起热议。 (邵猛整理)来源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段玉飞]

今日要闻

金科天玺


查看详情